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黄逗逗白子牧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1-01-18 16:42:40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

类型:短篇言情 作者:鹿尧 主角:黄逗逗白子牧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小说简介

主角叫黄逗逗白子牧的小说叫《夏天的风,下课的你》,它的作者是鹿尧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黄逗逗的声音偏向娃娃音,却又不尖锐,反倒是说不出的柔和。即使白子牧英语水平有限,他也知道黄逗逗的发音很标准,不知不觉中,他又将耳朵凑近了半分。...

《夏天的风,下课的你》第1章 黄逗逗也太搞笑了吧 免费试读

“你可是警察,欺负弱小算什么,就凭你现在的行为,我都可以向组织申请逮捕你!

“都已经是‘9012年’了,会不会文明地解决问题啊?你这么粗鲁的人注定要被时代优胜劣汰的,知道吗?

“疼,你这个力度过分了啊!

“喂,知道未成年人保护法吗?你要再不松手,信不信我大义灭亲,将你这身警服给扒了?”

随着耳朵上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白子牧的声音也逐渐拔高,却又不得不顺着白父的力度走,嘴上倒是很硬气:“从小就开始拧我耳朵,十几年都过去了,你可以有点新意吗?”

“对付你这一招就够了。”白父冷哼一声,在学校门口停下。他英气的眉头拧在一起,望着抗议声不断的白子牧,终于松开了手:“在这个学校好好学习,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高二的白子牧身高已经一米八,这么优良的基因大部分来自眼前这个将近一米九的男人。

因为在部队待过的缘故,加上身形魁梧,白父力气远大于还在发育期的白子牧,平时两人一言不合,他就喜欢亲自动手教白子牧如何做人。

耳朵一得到解放,白子牧便瞬间远离白父,纠正着白父的言辞,语气中全是不满:“我那是行侠仗义,你不支持就算了,还要阻止我。白警官,你对得起你穿的那身警服吗?”

白父是名正儿八经的警察,白子牧从小在他耳濡目染之下,总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自称“行走的上帝”。

小学的时候,老师在苦口婆心地教育没完成作业的同学,路过的白子牧仰着小脑袋和老师讲道理,他还把老师的哭笑不得理解成不知悔改,甚至请来了校长主持公道。

初中的时候,白子牧的眼里更是容不得一点沙子。

到了高中,正处在叛逆期的白子牧变本加厉,直接打入“敌人”内部,成为学校举足轻重的大哥。

漫长的十几年的时光,白父没有等到白子牧的“浪子回头”。

而白子牧“持(大哥)证上岗”的唯一后果,就是他被老师请喝茶的概率呈直线上升趋势。

在白子牧成长的阶段,白父的神经随时紧绷着,只要手机一响就进入作战状态,有时连警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去学校领白子牧这个小祸害了。

人人都说时光是最温柔的东西,会抚平一切伤痕,带来良好的改变。

可白父从未得到这样的厚待,他每日祈祷的事情没有好转就算了,还呈现恶化的趋势,时光可真是会变着法子伤害他。

就比如,现在白子牧不是一个小祸害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经不负众望地变成一个大祸害了。

想到这儿,白父气急败坏地望了一眼身高和自己都快不相上下的白子牧,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再次涌上来。

白父自小就是别人家孩子学习的榜样,在他们羡慕的目光中长大,始终是同龄人里的佼佼者。可是白子牧这个小兔崽子的出现摧毁了他有生以来所有的优越感,让他多次觉得抬不起这张老脸。偏偏当事人白子牧一点悔意都没有,该犯的错误一次也没落下,别说面子不存在了,就连里子也全然丢尽了!

白父在被老师第十次请到办公室喝茶之后,红着一张脸从学校出来,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管这个小兔崽子的破事儿,当即就给白子牧转了学,准备让他去自个儿姑姑家自生自灭。他就不信,白子牧还敢让他姑姑跑去学校丢脸?

“你那是行侠仗义?”想起白子牧之前的种种恶行,白父更加恼怒,脑门上的青筋凸显,上手就要揪起白子牧的耳朵,“你说说你做了什么好事?”

由于从小在白父的武力“照顾”下长大,白子牧的反应力自然超于常人。他快速地闪了一下身子,成功躲过白父的袭击,嚼了两下口香糖:“就算是结果不怎么好,那也不可以否定我行侠仗义的那份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我看你是狼子野心!”白父瞥了一眼白子牧,深呼一口气,“你倒是解释解释老师说你是学校大哥的事?”

“这是战术,我这就只是纯粹的卧薪尝胆。”虽然武力值不及白父,但是白子牧嘴皮子上的功夫可是甩了白父好几条街,“你都不知道,自从我当大哥之后,学校的风气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

“你……”白父眼睁睁地看着白子牧将黑的说成白的,却无计可施。

白子牧眼睛一挑,朝着白父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在上学之前你住在你姑姑家,如果你好意思麻烦你姑姑来学校接受教育,就继续闯祸。”白父望了眼白子牧,冷哼一声,“最好,收起你那一身的流氓痞气。”

“我哪里流氓了?”白子牧耸耸肩,对白父的说法相当不满,“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你应该为我这个行侠仗义的好儿子感到自豪。”

“请你先长一个正常的脑子,我才可能为你感到自豪。”白父瞪了一眼白子牧,轻哼一声。

瞅见白父那副不耐烦的样子,白子牧道:“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白父保持了警察查案时优良的作风:“你有什么证据?”说完也不管白子牧什么反应,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跨进学校的大门了,“自己去报到,我可不送你。”

望着白父离开的背影,白子牧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自己去就自己去,我还用你陪?”

在白子牧将要跨进校门的一瞬间,一双苍老的手拦在了他的面前。哦,原来是门卫大爷!

门卫大爷和善地笑着:“学生证。”

“呃?”白子牧歪了一下脑袋,一脸的疑惑,仿佛不太理解大爷的意思。

要知道他在之前的学校那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大家讨好都来不及的对象,进出校门从来都是登记个名字就放行了,哪里用得着拿什么学生证来证明身份的。

转身望了一眼,白父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没办法了,白子牧只好靠自己,朝着门卫大爷露出一个纯真的微笑,耐心地解释:“大爷,你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今天是来报到的。”

“好的。”门卫大爷一脸认真地点点头表示了解。

那就好!果然小爷的魅力不减当年哪!白子牧臭美了一把,抬起脚就想跨入学校的大门。

结果下一秒,又被门卫大爷伸手拦住,门卫大爷再次认真地重复道:“拿出学生证。”

“啊?”白子牧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莫非……大爷在逗我?可看着门卫大爷的表情完全没有开玩笑的迹象。

他皱着眉头,再次重复道:“大爷,我今天来报到,没有学生证。”

“请假条也可以。”

白子牧彻底无语,决定换一个战术:“大爷,我是新同学,没有学生证,没有班级,也没有请假条。”

白子牧摊摊手,一副“虽然我是三无人员,但是你得让我进去”的无赖样子。

门卫大爷也是过来人,并没有被白子牧牵着鼻子走,摇摇头:“不能进去,除非你能证明你是学校的学生。”

看着门卫大爷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白子牧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您让我进去,我办了学生证,就可以证明我是学校的学生了。”白子牧僵硬地笑着,做着最后的挣扎。

“顺序反了。”门卫大爷摇了摇食指,一本正经道,“是你先证明你是学生,我才能让你进去。”

白子牧深呼一口气:“我说大爷,您今年得五十五岁了吧。”

“不。”无关进学校的话题,门卫大爷脸上放松了一下,“我快六十了。”

得,三岁一代沟,他们之间有十四多道代沟。

白子牧知道自己是跨不过去这么大的代沟了。

早知道就应该让父亲把他送进学校,白子牧后悔不已。父亲有更年期提前的迹象,并且和老年人沟通无障碍,一定和门卫大爷没什么代沟,可以让自己顺利地进校。

“我……”白子牧看着敬职敬业的大爷,叹了口气,“大爷,那我明天再来看您啊。”

不让他进去,他还不乐意去呢,哈哈,这下连逃学的理由都省了。

正当白子牧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不确定的声音:“白子牧?”

白子牧挑了挑眉头,哟,这学校竟然还有认识他的人。

他一转过身,就看见一个陌生女青年看一下手机之后再看一下白子牧,仔细辨认道:“是白子牧吗?”

“是。”白子牧吞了一下口水。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人可能是个老师!准备逃学的他现在就像个被警察发现了的通缉犯!

“我是你姑姑的同学,你可以叫我刘老师。”确定了身份,刘老师将手机装进了兜里,“跟我来吧。”

“啊哈?好的,刘老师。”果不其然,逃学计划泡汤,白子牧低着头认命地跟上了刘老师的步伐。

门卫大爷也不要学生证了,马上给白子牧放行。

“大爷,”白子牧对着大爷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叫白子牧,今天刚转学过来,还麻烦您老记住我的脸,以后您可别认不出我啊。”

白子牧这是提前做准备,作为一名走读生,他可没有每天带着学生证的准备。

办好入学手续之后,刘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饶有耐心地说:“我带你去见你的班主任。”

“好的。”也不知是不是要重新做人,白子牧现在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也许是两个人一直沉默着比较尴尬,也许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刘老师望了一眼白子牧:“怎么转学了?”

现在是高二的下半学期,正处于高中最重要的时间段,一般人为了不影响高考,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转校。

“想换一下环境。”白子牧找了个普遍理由,总不能说他爸爸为了面子,不负责任地将他扔给姑姑吧。

虽然白子牧经常和白父窝里反,但是在外还是很维护白父的面子的,而且把白父不负责任的态度暴露出来,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

“王老师,”刘老师把白子牧领到一个办公室,给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打了个招呼,“他叫白子牧,是我给你说的那个转学生。”

“知道了。”王老师应了一声,朝着刘老师摆了摆手,看了眼白子牧,“你先等一下。”

白子牧站到一旁,视线全落在眼前的两个女生身上。

“老师,我实在受不了了。”一个女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白子牧的眼神却停在另一个低着脑袋、不发一言站着的女生身上。

王老师拍了拍痛哭女生的肩膀,安慰似的说道:“慢慢说。”

刚还在痛哭的女生的情绪被慢慢安抚了下来,只是耸动的肩膀还在颤抖,仿佛受到天大的委屈一样。

而旁边那个一言不发的女生好像完全不在状态一样。白子牧仔细打量这个女生,她留着齐肩短发,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全身都处在一种放松的状态里,显然对现在的情况没有一点反应。

“她实在太难相处了。”痛哭的女生抽泣一声,又说了一句话,压下去的情绪面临失控,“老师!我要换个同桌,我再也受不了她了!”

要是以往有这样的情况,白子牧肯定早就给这个一言不发的短发女生定下了罪名,毕竟把女生惹哭在他的观念里可是大罪。

可看着在一旁一声不吭、低垂着脑袋的短发女生,白子牧心里却没多少反感。

短发女生的身高虽然和一般女生无异,却比大多数女生都要瘦弱,在宽大校服的衬托下显得非常娇小,就像个小不点一样。

作为学校大哥级重量地位的人,白子牧一点也没有闲着,经常被朋友们拉去主持各种争端的公道,见过女生哭得楚楚可怜的模样,甚至有幸见过男生哭得一脸委屈、梨花带雨的模样。这些哭得厉害的人一定是受委屈比较多的人吗?不一定。

毕竟谁都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在老师安抚着痛哭的女生时,白子牧斜靠在桌角上,目光慢慢扫过沉默不语的短发女生。

王老师微微弯着腰,望着不发一言的小不点,放轻了声音,似乎怕吓到小不点一样:“可以吗?”

“嗯。”一道低低的声音浸入空气中,小不点轻点着头,弧度都很小。

真是声如其人。白子牧若有所思地想。

“沈云坐到中间空出来的位置吧。”王老师思索了一下,冲两人说,“你们先回去上课吧。”

名叫沈云的女生终于止住了眼泪,望了一眼白子牧,看见白子牧探究的目光,慌忙移开了眼神。

白子牧的注意力显然在小不点的身上。小不点经过他面前时,仍然垂着脑袋,不过一缕好闻的肥皂味飘进了空气中。

小不点这样的性格在男生堆里绝对是要被欺负的类型。白子牧的视线跟着小不点,按照小不点沉默寡言的性格,在女生堆里也不太会受欢迎。

不过到底谁对谁错,就无从而知了,毕竟眼睛也是会骗人的。

白子牧看着小不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的转角,才慢慢收回目光。

王老师的目光这才移到白子牧的身上:“白子牧同学?”

白子牧应了声。

王老师推了推眼镜,在这个关键时期转校的学生一般只有两种,一种是因为意外而转学的学生,另一种便是在原来的学校闯祸了的学生。

上下打量了白子牧一下,根据白子牧的穿着和那不羁的性格,王老师很快将白子牧分到第二种类型。

“高二是关键时期,老师希望你能在这里定下心。”王老师提前打预防针。

虽然是陌生的地方,但是白子牧一点陌生感都没有,之前他就是办公室的常客,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氛围。为了给班主任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他这会儿已经拿出以往认错的态度,乖巧地点了点头:“好的,老师。”

看着白子牧乖巧的样子,王老师还以为错怪了他,很快便转移了话题:“那你对座位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白子牧无所谓地摇摇头。无论哪个位置他都吃得开,保准三天就和周围的同学聊得火热,只要周围有人,他就可以创造出一个江湖。

“好。”王老师思索了一下,点点头,“教室里还剩下一个座位,你先坐在那里吧。”

白子牧应了声:“好。”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王老师又安排着:“同桌是刚才那个短发女生,她不喜欢说话,尽量不要打扰她。”

闻言,白子牧眼睛亮了几分,刚才的小不点?

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

现在正处于上课期间,白子牧也不想影响到上课,准确地说是还想放飞下自己,所以出了办公室,他随意张望了学校一眼。

还是先熟悉一下学校吧。

大抵是学校领导考虑到不想让学校在冬天变得光秃秃,所以学校里随处可见的植物便是松树,白子牧草草地溜达了一圈,就有些兴味索然。

要是花花草草搭配起来才好看,全是绿色有什么看头,可是大多数学校都以绿色的树木为主,花却很少,完全没有一点自己的特色。

虽说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可是将近十年都被松树的绿给包围,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的好吧。

白子牧耸了一下肩,从兜里掏出一片口香糖,塞进嘴巴,嚼了几下便熟练地吹出一个泡泡。

为了不让姑姑来学校做客,从今天开始他要全面伪装,做一个好学生了!

下课**刚响起,在校园转悠半天的白子牧打了个响指,便朝着教室走去。

不知看到同桌是他,小不点会有什么反应呢?这个想法刚一成形,白子牧便觉得有趣,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生做同桌。他挑了挑眉头,想想还是有些小兴奋呢。

课间十分钟算是教室的狂欢时间,那些在上课时昏昏欲睡的灵魂,全都被**叫醒,此刻正处于嗨翻天的状态。

十二班?

白子牧抬头确定一下,踏过门槛,向“新世界”迈出了一只脚。

全班的学生都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只有白子牧穿着张扬的红色外套,一瞬间成为最瞩目的色彩。

白子牧成功接收了那么多关注的视线,但他一点儿也不怯场,还向新的同学挥了挥高举着的右手。

“大家好,我是转学生白子牧。”白子牧一边说着话,一边眼睛也在班级扫了一圈,终于在最后一组的第一个座位处找到了目标人物小不点,眉头挑了一下,“接下来的时间请大家多多关照。”

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介绍,却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女生望着白子牧的眼睛里全是光亮。

白子牧的颜值一直在线,小学全员投票选举校草,他以绝对的优势占据榜首,那时他就对自己的脸有了新的认识。

可白子牧并没有充分利用自己的颜值,整日忙于自己的“事业”,和一帮大男生沉迷游戏篮球中,做着属于自己的英雄梦,所有爱慕的目光都被他阻绝到视线之外。

说起来,小不点还是第一个近他身的女生。

白子牧微微弯了一下腰,就朝着第一排走去,顺手拉了拉外套的下摆,和女生交际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当然是随时随地保持帅气。

所有的目光都追随着白子牧的身影,同学们看着白子牧的去处微张着嘴巴,就连男生都不禁有些同情白子牧。

要知道,白子牧的同桌可是有史以来众人最不想做同桌的,看着白子牧那一脸期待的表情,估计以后有得后悔了。

白子牧为了表示善意,刚一坐下就朝着新同桌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可是持续了好几秒,笑容都快要僵掉了,小不点仍没有给他一个眼神。

这就很尴尬了!

白子牧轻咳一声,还是没有得到小不点的任何反馈,只见她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眼睛里没有任何他的影子。

白子牧作为一个成熟的大孩子,早就已经学会如何缓解尴尬的气氛了,于是轻咳一声便转了身。

课间十分钟转瞬即逝,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开始这一节课的内容。

在以前的学校,课本对于白子牧来说一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毕竟最后一排实在是考验老师视力的位置,他也从没意识到课本的重要性。

可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毕竟来到了一个新的学校,面对新的老师,白子牧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总觉得老师的视线在自己头上来回打转,头上时不时有股凉风刮过。

“那个……”白子牧将头扭向小不点,胳膊肘子朝里面靠了半分,“我没课本。”

下一秒,课本朝着中间移动半分,白子牧抬头望了一眼,小不点的视线像是长在了课本上,连余光都没舍得施舍给他。

哟,这么排斥他是怎么回事?白子牧挑了挑眉头,小不点对他漠视的态度,瞬间就激起他的好奇心。

老师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白子牧扭了扭身子,相比于听课来说,他显然对小不点的兴趣更浓厚一点。

“我叫白子牧,很高兴和你成为同桌。”白子牧压低声音,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你叫什么?”

总不能当着她的面叫小不点,毕竟他们还没认识多久,这关系还不适合取外号。

白子牧的视线落在小不点的眼睫毛上,长而密的眼睫毛低垂着,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白子牧还以为自己的分贝没有达到标准,再次自我介绍道:“我叫白子牧……”

“我知道你叫白子牧了。”从讲台上传出阴森森的话,老师望着自我介绍的白子牧,眼神变得越发凌厉,“要不要我把讲台让给你?”

“不用。”白子牧一抬头就看见老师紧盯着自己,讪笑一声,摇摇头,“老师您太客气了。”

“那现在可以闭嘴了吗?”老师继续问。

白子牧将自己的头低了半分,极力降低着存在感:“当然。”

“同学们需要填写一份联系方式,从第一排往下传。”自习课上,班长将一份表格交给入门第一排的学生。

这是学校的惯例,为了防止家长的联系方式变更,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更新一下联系方式,以便及时联系到家长。

根据地理位置,白子牧张望一眼,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最后填写的。

不急。

白子牧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转学的第一天,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无聊。

周围都是沙沙的写字声,白子牧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大概是因为环境陌生,导致他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不知翻转了多少次,白子牧的脑袋终于离开了桌面,四处张望一眼后耸了耸肩,视线不经意间又落在了小不点的身上,他现在总算知道沈云换座位的原因了。

大好时光,谁愿意热脸贴凉**,而且小不点对待人的态度连冷暴力都算不上,直接采取哑巴战术,这一般人哪受得了。

他撩了两把头发,眼神朝后一瞥,后面两个男生正在贴着桌面说悄悄话,已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白子牧收回视线,当初白父给他转学的时候,他可是很潇洒地告别了一圈好友,现在的他难免有些失落,新的同学都有自己的圈子,他还融不进去。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白父费尽心思给他转学还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现在,对于这个班级,他就是个外来人员。

所有人都对他抱着考察的态度,完全没有人主动和他做朋友。

而他也不是主动的性格。

看样子,他还是太乐观了点儿。

不知怎的,视线再次落到了小不点的身上,白子牧也知道这样并不太礼貌,可坐在第一排的他面前是黑板,就算小不点没什么反应,那好歹也是个活物。

在目光第二次从小不点的身上扫过时,白子牧发现她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头,他一挑眉头,以为小不点是因为他对她的打扰而不开心了,正想面对小不点的责难时,却发现小不点早已经回归到面无表情,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一般。

只见小不点不慌不忙地从文具盒里抽出一支笔,完全没有给他任何眼神。

白子牧再一次感受到尴尬,好像是他自作多情了。

果不其然,临近下课的时候,表格才传到两人的座位上。

小不点接过后面男生递过来的表格,就开始填写自己的信息。

白子牧不经意间靠近半分,奈何字太小,根本看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为了避免自己有窥探别人信息的嫌疑,他坐直了几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正人君子的气息。

填好了自己的信息,小不点将表格放到白子牧的桌子上之后,抬头打量了一眼白子牧。

接收到这个意外的眼神,白子牧神经一紧,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小不点将手里的水笔放在表格上,一秒之后再次屏蔽周围的世界。

白子牧嘴巴微张,最后还是接受了被忽视的命运,拿起小不点好心施舍自己的水笔,才收回视线。

在表格中扫了一眼,名单上还没将他的名字录入,他需要手写自己的名字。

只是轻轻一扫,“黄逗逗”三个字就像镶了钻一般绚烂,瞬间夺去了他的所有视线。

“哎哟,竟然还有人叫黄逗逗。”白子牧嘟囔了一声,像是被这个名字戳中笑点一般,脸上的笑容没有添加任何伪装地显露出来,而愉悦的心情甚至让他忘记身处何方,还扑哧笑出了声,“好可爱的名字。”

在白子牧没看见的地方,小不点写字的手顿了一下。

白子牧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突兀,他仅凭一句话就成为全班的焦点,所有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打转,无奈白子牧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周围的一切浑然不觉。

下课**响起,白子牧看完黄逗逗的信息,眼睛朝着小不点一瞥,别有用意道:“竟然还是个女生。”

白子牧的暗示已经明晃晃地写在脸上了,就差直接对着小不点说“你快理我”。

“生日和我只差一天!”

“我是年初,她是年末,赢在了起跑线上。”

“看着比我大一岁,占我便宜。”

即使将自己需要人搭讪的小心思昭告天下,白子牧还是没得到小不点的回复,自言自语了几声便无趣地降低了声音,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可以把他漠视到这个程度。

正当白子牧安静下来的时候,忽然肩膀上搭上一只手,是后座男生李朗搭过来的。

白子牧还沉浸在小不点对他的打击中,刚一转身,竟看见身旁的小不点看向自己。

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

白子牧还以为自己成功地引起了小不点的注意,嘴角不经意地翘起,望向身后的男生:“怎么了?”

李朗绷着脸,忍着笑意,指了指旁边的小不点:“她就是黄逗逗。”

气氛一下如死寂一般令人窒息,空气中飘散着一个名为尴尬的词。

白子牧是有些想引起小不点的注意,但是也没想用这种方式。

在黄逗逗的审视之下,白子牧干笑两声,只觉得耳尖发烫,他也是第一次和女生有这样长时间近距离的对视。

更重要的是,还是在如此尴尬的氛围下!

良久,白子牧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就是黄逗逗啊!”

白子牧忐忑不安地望着小不点,哦,黄逗逗。白子牧打算随时接受命运的惩罚。

可是,黄逗逗却撤回了眼神,依旧没有和他说话。

虽然从小是个调皮王,但是白子牧对待女生还是格外有绅士风度的,知道方才的话有些失礼,酝酿两三秒便准备道歉。

“小不……”紧张之下,白子牧脱口而出,却又想到年龄,收住了话,朝着黄逗逗靠近一分,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谄媚,“小姐姐,我觉得也只有你能配得上这样可爱的名字。”

要不要这么衰,怕什么来什么!

在男生堆里成长的白子牧缺乏和女生相处的经历,这会儿嘴角已经抽动,但还是奋力维持着微笑的表情。

好在,黄逗逗已经彻底地屏蔽了他。

身边坐了一座冰山,白子牧无疑老实了很多,恹恹地趴在空荡荡的课桌上消磨着时间。

时间似乎也放慢了脚步,在白子牧好不容易煎熬到尽头时,才发现分针仅仅走了一个刻度。

他切身体会到了一个成语——度日如年。

夜色终于深了起来,白子牧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眼睛里已经泛起了泪花,望了眼钟,还有最后五分钟。

“叮叮叮……”

悦耳的**响起,白子牧捶了两下僵直的腰,他终于熬过去了。

在起身的瞬间,衣角突然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拉住。

白子牧垂下视线,便看见一只**的手拉住了他的外套衣角,顺着那双手,他看见了黄逗逗的脸。

这是什么情况?

在白子牧发蒙的时候,一道细小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等一下。”

黄逗逗没有看白子牧,低着头从抽屉里翻找着东西。

“不,不会是那什么信吧?也太突然了!”

虽然收到过不少,但是当面给他的毕竟还是少数,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忽视他一天之后的黄逗逗,突然对他放了个这样的大招。

白子牧双手搓着,根本不知道是当接还是不当接。

“这是班规。”黄逗逗将一份装订成册的文档放在书桌上,看了眼呆滞的白子牧,又加了一句话,“看不懂的可以问我。”

短短几个字就让他所有旖旎的幻想全部破灭,白子牧后知后觉地问:“你是班长?”

黄逗逗轻摇了下脑袋,惜字如金:“纪律委员。”

“哦……”白子牧整张脸上的肌肉已经出现几分僵硬,干笑两声,“失敬失敬。”

黄逗逗已经收回视线,收拾着书桌上的课本。

作为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学生,白子牧最讨厌和最害怕的莫过于班级里掌握大权的班干部,毕竟稍有得罪,他就要面对请家长的问题。

大致回顾一天的过程,白子牧确定除了名字的乌龙,其余的动作都被黄逗逗无视了,这时心里才稍稍得到安慰。

“我先走了。”白子牧站起身,临走之前拿起班规,企图在黄逗逗面前挽回最后的好印象,朝着她保证,“这个,我一定会好好拜读。”

白子牧已经在新学校度过了一周,虽然是一名走读生,他却已和班上的男同学混熟了,同时也老实地将之前的流氓痞气全都藏起,和过往的他大相径庭。

白父这个算盘是打准了,他确实不想给姑姑添麻烦。

以往下课就呼朋唤友的白子牧变成了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就连课间十分钟,他的活动范围都在座位上。

而经过上一次的乌龙之后,李朗和同桌王明梁非常敏锐地发现了白子牧身上的逗霸气质,将白子牧拉到两人的关系圈内。

“新出的装备怎么样?”

“我觉得很一般。”

一个个字全都飘进黄逗逗的耳朵中,以前她都可以屏蔽外界信息,可白子牧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只要他一开口,她的耳朵会全盘接收。

在上课四十五分钟期间,白子牧经常正大光明地跑神,为课间十分钟养精蓄锐。只要下课**一响,他的嘴巴就会一秒钟都不舍得合上。

真是烦人。黄逗逗轻皱着眉头,在书本上画了一个猪头。

直至上课**响起,三人才被迫结束对话,白子牧恋恋不舍地转过身。

英语老师是一名年轻的老师,没有采取死板的教学方法,比如现在就让同桌分段朗读课文,还让同桌纠正彼此的发音。

白子牧这下为难了,望了黄逗逗一眼,这些天他刻意隔离在黄逗逗的界限之外,就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这尊活菩萨。

在白子牧进退两难的时候,黄逗逗把书一寸寸朝着中间移动,但是她的人像一座大山稳稳地坐在原地,连眼神都没移开半分。

“你要和我搭档?”之前备受黄逗逗冷漠对待的白子牧显然有几分讶异。

黄逗逗只给了白子牧一个眼神,不然她要抢别人的同桌吗?

白子牧的脑袋凑上去半分,他挑了挑眉头:“那我们谁先读?”

“JohnSnowwasafamous……”

黄逗逗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白子牧的问题。

白子牧被黄逗逗的操作晃瞎了眼睛,直勾勾地看了黄逗逗三秒钟才移开视线。

黄逗逗的声音偏向娃娃音,却又不尖锐,反倒是说不出的柔和。

即使白子牧英语水平有限,他也知道黄逗逗的发音很标准,不知不觉中,他又将耳朵凑近了半分。

真是越听越好听。

有这样的声音却不说话真是糟蹋了,白子牧在心里默默评价道,不过他现在装成三好学生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这个特殊的阶段没有什么心思想别的事情。

等他将请家长的可能性变为零时,再在老虎嘴巴上拔毛也不是不可能。

“姑姑。”白子牧在姑姑家门口换了一双拖鞋,一抹小身影下一秒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白子牧朝下看了眼,就望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此时这人的小脑袋也抬起来,奶声奶气道:“表哥,你终于回来了。”

说话的正是白子牧的小表弟苏木卿,年仅十岁,是白子牧姑姑家的孩子,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一直和孤单如影随形,在得知白子牧要来陪他时,简直要放鞭炮庆祝了。

即使白子牧每天八点半才能到家,苏木卿也要利用这个时间,和白子牧进行睡前交谈。

苏母看着两个身影,轻笑了一番,自从白子牧来了之后,苏木卿一直很活跃。

果然小孩子和小孩子有更多的话题。

“表哥,在新学校有没有好玩的事情?”苏木卿像是白子牧的小尾巴,跟着白子牧进了卧室。

黄逗逗的脸一瞬间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白子牧看着年幼的苏木卿,决定扯开话题:“还没有。”

和一个半大的孩子讨论女生,总感觉有种教坏小朋友的嫌疑。

“你呢?”白子牧看着苏木卿的样子,他在小表弟这个年纪还在小学里做着拯救众生的英雄梦,所以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个问题,“有男孩子欺负你吗?”

“男孩子?”苏木卿的语调轻扬,乖巧地回答着白子牧的问题,“我才不和男孩子玩。”

白子牧微张着嘴巴,又确定一遍:“嗯?你说什么?”

“和男孩子有什么好玩的。”苏木卿一双大眼睛里全是诚恳。

这听起来好像真的没什么问题,可是……

白子牧换了个容易理解的方式,又问道:“那你在学校干什么?”

“我和同桌玩啊。”苏木卿的小脸上难得地冒出一抹羞涩,“她比所有人都可爱。”

白子牧从小就幻想着可以和成吉思汗一样,做一个拯救苍生的英雄,长大了更是一直混在男生堆里,不曾和女生有过太多接触。所以和女生打交道这道难题对白子牧来说已经严重超纲。

想起黄逗逗对自己的漠视,白子牧不甘心道:“你同桌是女生吗?”

现在的小学都是如此开放的吗?想当初他的同桌可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坐在第一排的他一下课就出去集合兄弟,玩游戏、打篮球,玩得不亦乐乎。那时白子牧心里完全没有女生的概念,对全班只有他的同桌是男生的事情更是毫不在乎。

对于像白子牧这样调皮的男生,老师可不敢轻易地安排女生坐在他旁边,目的是为了防止白子牧欺负女生,后来更是把全班最有力气的男生分配给了他,为的也是希望这个力气最大的男生可以镇住调皮大王白子牧。

可那时的白子牧心里只有自己的游戏“事业”,根本没有体会到老师的用心良苦。

“嗯。”苏木卿应了声。

白子牧的心片刻碎成渣渣。

苏木卿对白子牧的内心世界一无所知,还娇羞地添加说明:“她是我们班最可爱的女孩子。”

“哦……”白子牧目光空洞地应了一声,“那恭喜你哦。”

感觉到白子牧的心情不怎么好,苏木卿也识趣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在临走前还不忘安慰着白子牧:“表哥,你不会还没有玩得好的女孩子吧?放心啦,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加油哦。”

白子牧被苏木卿故作成熟的表情给雷到了,是现在的小孩子太早熟,还是自己的心智太幼稚?

将自己甩在柔软的床上,白子牧望着天花板,自家母亲的话不断在耳边回响:白子牧,你要是再这样的话,会娶不到媳妇的。

难道,这句话真的要变成预言?

白子牧顶着一张帅脸,自是收到不少女生的信,可他忙于经营自己的事业,和女生相处的技能完全是纸上谈兵,可苏木卿这么小就有了玩得好的女生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完全是个暴击,难道和女生相处这种事也要从娃娃抓起?

怎么办?白子牧又想起黄逗逗的漠视,心里打起鼓来,依据黄逗逗对他的态度,看样子自己可不适合和女生相处。以后不会真的要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不行,娶媳妇可是一件大事,他要改变自己!

叫什么好呢?

课间十分,白子牧的眼神又朝着黄逗逗那边望去,昨晚被苏木卿**到,今天便拒绝了李朗课间玩耍的邀请,他现在对称兄道弟完全提不起兴致,就只想多多锻炼自己和女生打交道的能力,可是身边就只有黄逗逗一个女生的身影。

黄逗逗吗?

这个想法刚萌生,白子牧就想起了家里的那只名叫“黄豆豆”的金毛,实在是叫不出口,开不了这个头。

黄逗逗即使平时不关注周围,但是由于白子牧的目光太过惹眼,以至于她想不注意都不行。

黄逗逗有些不耐烦地闭了闭眼睛,在白子牧又一个偷窥中,终于转了身。

“嗬!”白子牧吓了一跳,和黄逗逗对视的眼睛因为惊吓而变大了几分。

黄逗逗静静地看着白子牧,虽然没有开口,但是脸上却写着“有事吗”几个大字。

“也没什么事。”白子牧清咳一声,被抓包得很突然,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眼神四处飘忽着,典型的做贼心虚。

下一刻,黄逗逗就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继续看课本。

白子牧挠了两下头,苏木卿对他的打击太大,以至于他竟然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

白子牧又朝着黄逗逗看了一眼,看来他对黄逗逗的影响力为零。虽然证明了他的确不太适合和女生相处,但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这个纪律委员要是少关注自己一点,是不是就减少了被扣分的机会呢?嘻嘻。

从兜里掏出一片口香糖,白子牧有些哭笑不得,要是他还在以前的学校,肯定不需要压抑自己的性子。随着他年龄的增长,白父已经将棍棒教育换成了口头教育,完全不需要有任何被打的心理负担。

可如今姑姑两个字就像一座大山,将他那些蠢蠢欲动的想法完全压制住了,吃着姑姑家的,住着姑姑家的,再让姑姑来学校为他的错误买单,这也太让他丢脸了吧。

怎么说他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还是稍微有些羞耻心的。

午饭的时候,白子牧照例跟着李朗和王明梁一起吃饭,三人端着饭菜,和往常一样比较着各自饭菜的分量。

“今天阿姨手没抖,竟然给了那么多菜。”

“明明是一个阿姨,为什么我的那么少?”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下次我用脸帮你们打饭。”

瞧着白子牧得意的小模样,李朗和王明梁对视了一下:“还真是谢谢你了啊,大帅哥!”

在走向餐桌的时候,白子牧的视线蓦地停在了一个地方。

只见黄逗逗低垂着脑袋,一抬头正好和白子牧相互对视,却又马上移开目光,仿佛只是看见了一个陌生人。

白子牧从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对待,总觉得黄逗逗对他意见太大,便在脑海里搜罗着可能得罪黄逗逗的事情。

“她不喜欢说话。”顺着白子牧的目光,李朗在旁边解释。

白子牧心安了一些,这些天他确实没看见黄逗逗和其他人说过话,顺口问道:“为什么?”

李朗想了一下答道:“估计学习好的人都有些怪癖吧。”

“是吗,学习有多好?”白子牧有了几分好奇。

“全校第一。”李朗还是有几分佩服的,又添加一句,“而且从没有失误过。”

“哇,这么厉害,看不出来呀。”白子牧倒是惊讶了一番。

王明梁对另一件事倒是印象深刻:“还记得高一时候的表彰大会,她作为学生代表站在台上发言,却始终低着脑袋沉默,最后还是班主任出来解围的。”

白子牧轻蹙了下眉头:“既然知道她不喜欢说话,为什么还要让她上去?”

“那时候老师还不了解她,而且学生代表一般都是第一名。”李朗解释道,“后来她凭着一己之力改变了这个不合理的传统,使得我们这一届表彰大会上发言的都是第二名。”

王明梁撞了一下白子牧的胳膊,揶揄道:“虽然你没来几天,但是和黄逗逗说过的话应该是破了纪录的。”

白子牧这会儿才有点心理安慰,原来小不点之前那样对他不是因为讨厌他啊,心里冒出点莫名的小雀跃,看看,他还是最厉害的吧。

“这叫什么破纪录。”王明梁不同意道,“黄逗逗可以主动说话才叫破纪录好吧。”

扬起的嘴角瞬间塌下来,白子牧瞥了王明梁一眼,可真会破坏气氛。

脑海里又想起黄逗逗的声音,白子牧觉得自己像是中毒了一般,明明没有听过几次黄逗逗的声音,可那个声音像是刻进了脑海,久久不能忘记。

“姑姑,我走了。”白子牧朝着厨房里面忙碌的人打了声招呼,就心急火燎地朝着外面走去。

苏母刚出来就看见已经合上的门,无奈地摇了摇头。

学校六点的时候有早操,但是考虑到走读的学生早起的问题,不怎么要求走读学生上早操。

白子牧打了个哈欠,晃悠悠地朝着学校走去,这么多天他一直谨言慎行,一点儿错误都没有犯过。

快到校门口时,远远地就看见门卫大爷的脸,即使每天和门卫大爷打招呼,可门卫大爷属于典型的只有七秒钟鱼的记忆那种,不知道会不会记住自己。

白子牧下意识地去拿兜里的走读卡,然后神经蓦然紧了一分。

咦,他的走读卡呢?

画面一转到昨天晚上,苏木卿拿着走读卡嘲笑着他的照片的一幕,白子牧一拍脑门记忆重新归位,那张走读卡最后好像是被放在桌子上了。

纵然白子牧心里慌乱万分,表面上却是稳稳的,朝着门外摆了摆手,语气热切道:“大爷,早上好啊!”

“好。”门卫大爷也回给白子牧一个笑容。

好像还认识他这张脸,白子牧松了一口气,他们已经算是老相识了,拿走读卡真是太见外了。

还以为蒙混过关了,白子牧一只脚迈进学校的时候,手却被门卫大爷拽住了。

白子牧闭了闭眼睛,扭过头时已经换上了灿烂的笑容:“大爷,怎么了?”

“走读卡。”收起笑容的门卫大爷像第一次那般严肃。

“大爷,”白子牧指了指自己的脸,恨不得将脸贴在门卫大爷的眼睛里,“是我呀,我们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您还不认识我吗?”

“认识。”门卫大爷也露出个笑容,可下一秒却收住所有的笑意,“但是还是需要拿出你的走读卡。”

白子牧头皮发麻,从第一次和门卫大爷交锋时,他就知道自己没办法说服固执的门卫大爷,这会儿只好坦白:“大爷,我走读卡忘拿,丢在家里了,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学校的规定就是必须要有走读卡或者学生证才能进校门,或者有带证的同学或老师为你证明也行。”门卫大爷一定被很多人辜负过,所以现在对白子牧的请求有些无动于衷。

正当白子牧还要再开口商量的时候,门卫大爷将他拉到一边,只见一个娇小的短发女生将自己的走读卡给大爷看了一下,然后就准备进入校园了。

黄逗逗!

白子牧立刻像遇见救星一般,连忙冲门卫大爷说道:“你看,这是我同学。”

黄逗逗依旧和往常那般没有什么反应,沉默地走了过去。

“哎!”白子牧有些头大,望着黄逗逗的背影,“小不点,我是你同桌啊!”

门卫大爷看着白子牧独自上演一部苦情剧,拉了拉白子牧的胳膊:“你是不是看我刚讲完那番话,就在这儿乱攀关系呢?”

“哪是攀关系?”白子牧眼神里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反驳道,“她真是我同桌。”

完了,他快迟到了!早自习迟到可是要扣三分的,白子牧想起这个严苛的班规就头疼,一旦扣满十分,就要请家长。

两人还在争执的时候,一双鞋子停在了他们的前面。

白子牧抬头就是一阵惊喜,他就知道黄逗逗不会这么绝情。

黄逗逗先是看白子牧一眼,然后将视线移到门卫大爷的脸上,最后点了点头。

白子牧这下威风了,昂首挺胸地看了门卫大爷一眼。

黄逗逗做完这些举动,也不管门卫大爷放不放人,转身便离开了,背影相当潇洒。

白子牧立刻赶上黄逗逗,顺便回头给门卫大爷一个调皮的笑容。

“小不点,刚才谢谢你。”

听见白子牧对自己的称呼,黄逗逗停下来望着白子牧的脸。

白子牧一下子就解读出黄逗逗的潜在意思,眼神飘忽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在心里叫习惯了。”

从遇见的第一面,还不知道名字的时候,白子牧就已经把这三个字和黄逗逗画上了等号,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改不过来。

黄逗逗也没多少情绪,抬起脚步继续走。

但是白子牧反而没有那么镇定,黄逗逗可是纪律委员,掌握着全班的扣分记录,是他万万不可得罪的人。

“小姐姐,”白子牧追上黄逗逗的步伐,企图和黄逗逗拉近距离,“就算只比我大一天,你也是我的小姐姐。”他顿了一下,将真正的目的说了出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黄逗逗依旧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如果知道和白子牧还有那么多交集,黄逗逗肯定会反驳白子牧,也不至于日后让白子牧发展为“有事小姐姐,无事小不点”。

黄逗逗依旧将高冷进行到底,为了预防颈椎问题,白子牧也不能整天扭着脖子和李朗联系感情,就只能无聊到用睡觉打发时间。

最后一节自习课,白子牧依旧趴在书本上去赴周公的约,即使已经毫无意识,右手还是紧紧地握着水笔,制造一种“别叫我,做梦我都在学习”的假象。

放学的**依旧没叫醒沉睡的白子牧,李朗和王明梁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选择从白子牧身边路过,连动作都轻了半分,捂着嘴巴相视一笑。

这可是天赐良机,没准会成为黄逗逗和白子牧突破进展的机会,他们肯定不能耽误白子牧和同桌兼纪律委员处好关系的计划。

不足十分钟,班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黄逗逗望了眼白子牧的头顶,这人还在睡觉,并且还挡着了她出去的路。黄逗逗犹豫了三秒钟,决定再给白子牧几分钟。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白子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在肚子都饿得要忍不住抗议的时候,黄逗逗望了眼还在熟睡的白子牧,终于拿起桌上的课本推了推白子牧的胳膊。

大抵已经进入深眠,白子牧对周围的感知少得可怜,连动都没有动。

黄逗逗深吸一口气,用在书本上的力气又加了三分。

白子牧终于醒了,惺忪的眼睛里全是迷茫,被压住的头发俏皮地竖起,大脑还是一片混沌,呆坐着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并没有意识到黄逗逗的急切。

在看见白子牧醒了之后,黄逗逗已经站了起来,此刻俯视着游离的白子牧,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白子牧是没有让道的准备。

黄逗逗张了张嘴巴:“我要出去。”

这个声音就像一道功法,瞬间打通了白子牧的任督二脉,所有的瞌睡虫全都游走,他扭过头去看黄逗逗。

这历史性的一刻完全应该记入史册啊!黄逗逗居然主动和他说话了!

“是你在说话吗?”白子牧带着半分不可置信,冲着黄逗逗俏皮一笑。

当她是哑巴吗?黄逗逗心里有诸多不满,但一向不喜欢说话的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争执上,目光转移到墙上的钟上,无声地提醒着白子牧浪费了她宝贵的吃饭时间。

白子牧理解了黄逗逗的意思,站起身让出一条道,但嘴巴依旧没闲,还在试图和黄逗逗拉近距离:“这还是你第一次和我主动说话。”

黄逗逗只给了白子牧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看着黄逗逗明显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白子牧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冷遇,脑袋一抽,以前的流氓气质彻底散发,脱口而出:“喂,你对我这么避之不及,莫不是怕会喜欢上我?”

黄逗逗所有的理智线彻底绷断,如果刚才对白子牧还存疑虑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可以下定义了——

这个新来的同桌脑子肯定有病!

黄逗逗又加快了步伐,唯恐白子牧传染给自己。

望着黄逗逗急匆匆的步伐,白子牧已经摆正自己的位置,这会儿心里非常后悔。

黄逗逗可是掌握着他的命脉,但是他刚刚居然打趣了掌握他命脉的黄逗逗吗?

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啊!

小说《夏天的风,下课的你》 第1章 黄逗逗也太搞笑了吧 试读结束。

夏天的风 下课的你 

猜你喜欢

后来她死在他怀里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后来她死在他怀里小说免费阅读 黎姝傅绪寒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黎姝傅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