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沈坷芸季瞳小说阅读 沈坷芸季瞳小说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发布时间2021-01-14 17:44:45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笨小倪 主角:沈坷芸季瞳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由笨小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坷芸季瞳,书中主要讲述了:医院妇科门诊。沈坷芸缩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看着对面来做产检的一对小夫妻有说有笑,心里说不出的心酸。“沈坷芸是哪位?”护士的声音传来。她这才回过神,起身进了医生办公室。“你自己来的?”医生是个中年女人,架着眼镜往她身后看了看。...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第2章 欲擒故纵? 免费试读

沈坷芸和季瞳的婚礼是在五年前的冬天举行的,因为他说过,喜欢冬日暖阳,所以哪怕穿着婚纱冻的大病一场,她还是打心里高兴。

那时候,沈坷芸还是本市名媛,市长千金,何等风光,季瞳又是季家继承人,商业奇才,如此良配,很多人羡慕不已。

这场婚约本是长辈们定下的,可是结婚没多久,沈坷芸的父亲就去世了,她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弟弟年少顽劣,这个世上她在于依靠,更是把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季瞳。

前几年都是好好的,季瞳虽然不怎么回来,也不怎么同她说话,可到底同沈坷芸也算是相敬如宾,偶有争吵也不过是几天就过去了。

直到半年前,失踪多年的董思涵重新找到季瞳,打破了这份沈坷芸小心翼翼维持多年的安静。

董思涵是季瞳的初恋,当年季氏集团横遭变故差点倒闭,董思涵便在那时候失踪了,而这几年季氏集团在季瞳的带领下突破五百强,她便得意洋洋的回来宣示主权。

任谁看都是个心机女唯利是图,可偏偏季瞳看不透。

沈坷芸记得很清楚,那时她不过是多叮嘱了两句,季瞳立刻就急了,甚至第一次出手打了她,而后季瞳就一直想要离婚。

她一直不死心,坚持到现在死不松口,他们才勉强走到今天,为了这个男人,沈坷芸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姿态,所有的高傲,爱的那么卑微。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季瞳冷漠的眸子盯着自己的样子。

“把离婚协议签了,我会安排人送你出国,以后我们就分道扬镳。”

他的眼神如同烙铁,在她的心里烫下**辣的伤疤,而他的言语,如同盐水,让这个伤疤雪上加霜。

至今想起来,沈坷芸仍然湿了眼角。

“叮叮叮……”手机**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沈坷芸猛然睁眼,这才发现,原来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回忆中的一场梦,她实在太累了。

看到电话显示来点人是邹凯,沈坷芸擦干眼泪提了口气这才接听。

“坷芸,你今天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沈坷芸本来是不想哭的,可人就是这样,在受委屈的时候,若是没有人理你还能忍得回去,一旦有人透露出一点的关心,那最后一次的坚持也会溃不成军,泪水再也不受控制。

“我没事,只是一些小毛病,休息休息就好了。”

她忍着哽咽的声音,嗓音却是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沙哑。

“坷芸,你的声音不对?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瞒着我?”

他越问,沈坷芸越觉得哭声难忍。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很严重?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你如果不告诉我,我就只能告诉伯母你身体不适了,伯母一直卧病在床,你也不希望她担忧吧?”

邹凯最知道她怕什么,自然也知道如何拿捏她。

沈坷芸果真是怕了,她再也忍不住的哽咽:“我,我怀孕了……”

这本来是一件多高兴的事情啊,可偏偏这孩子和癌细胞一同降落在她的肚子里,这无疑是现在就让她想清楚,保大还是保小。

电话另一端久久没有声音,就这样听着她哭,半晌后才开口。

“他知道吗?你怎么打算的?孩子要生下来吗?你和他,还要这样靠下去?”

沈坷芸把心里的委屈哭出来,到也觉得好受了许多,整理好情绪,大脑一片空白,根本给不出他想要的答案。

“小凯,我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一下。”

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离婚,想清楚,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

“好,坷芸,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你想离开我随时可以带你走。”

邹凯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让她那颗浮躁跳跃的心终于有了着落。

邹凯是个孤儿,是沈坷芸的父亲一手资助的孩子,后来也认了她的父亲做义父,算得上是沈坷芸的半个哥哥。

邹凯很争气,从来成绩都是名列前茅,毕业后更是成为了国内屈指可数的顶级律师,前途无量。

而他对她的好,从来都是细致入微的,大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始终陪同左右,小到感冒发烧时他的端茶倒水。

沈坷芸想,这五年的婚姻时光里,甚至邹凯陪伴自己的,比季瞳还要多。

她正想着,房间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她循声看去,就见季瞳高挑的身影,房间里没有开灯,他站在那里逆着光,五官看不清表情,只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她忍不住哆嗦。

她知道,刚才自己的通话,他听到了。

她以前想过很多次,如果自己有孩子了,该怎么和季瞳说,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和他的关系,又会不会因为这个孩子而缓和。

可事实是,她想多了。

季瞳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他修长的手指将领带扯松,随后便如同野兽一般,快去褪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坚挺有力的臂膀。

朝着床上那个蜷缩在一起瘦小的身影压了下去。

沈坷芸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加上身体并不舒服,根本没有力气挣扎,只能吃力的顶着他拉开一些距离。

“季瞳,我今天不太舒服,能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冷冷一笑:“能不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能不能?沈坷芸,你现在才想来玩欲擒故纵,是不是有点晚?”

过去的几年里,他每次回来,沈坷芸都会早早的做好一桌子的菜,然后倒上红酒等着他,哪怕每次他都只是吃上几口,可她还是非常高兴。

他对她从来没有怜惜,从第一次到过后的每一次,他从来没有任何的前奏,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切入主题,这让她吃了不少苦。

更让沈坷芸觉得,自己甚至就像是一个欲望的发泄物,而自己却还恬不知耻的想着,只要他肯回来,哪怕是做一个发泄物,也无妨。

可是今天,她真的没有这个精力,更害怕肚子里的孩子会受到影响。

她知道,季瞳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她想,哪怕是他从不怜惜自己,也能够看在这个孩子的面子上,姑且放了自己一回。

而事实是,她在一次的想多了。

季瞳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手快速的褪去两人身上的衣服,他的另一只手将她的两个手腕按在床上按的死死的。

沈坷芸挣扎无果,最终也只能像个没有任何求生欲望的死鱼一样,一双眼睛空洞无神的盯着天花板,任由他摆弄着。

小说《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第2章 欲擒故纵? 试读结束。

婚然心动 季总追妻路迢迢 

猜你喜欢

周元李清舞小说阅读 第7章 《不落春》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沈栖棠神子澈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