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趣 / 正文

人身上的淤青为什么会变来变去 天才与疯子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吗
0

从笔迹能推断人的性格吗

有趣 | admin发表于2018年01月17日 | 1456个浏览

从笔迹能推断人的性格吗

通过笔迹来推断人的性格的“学问”叫做笔迹学,对应英文单词为“graphology”。笔迹学这个话题,对做科普的人来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站在科学的角度看,对本文标题的回答几乎是清一色的“不能”。这种否决到底坚定到什么程度,随便翻翻经典的心理学类书籍便能知晓,比如心理学家库恩在他的《心理学导论》中直接将笔迹学和手相学、颅相学、占星术一起归为伪心理学之列。

按照一般的科普程序,上一段说完实在没必要腆着脸凑字数赚稿费了。但是,如果你用“笔迹+性格”搜索中文期刊数据库,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什么“坚强笔迹性格研究,服务侦查破案”、“从书写笔迹看你的性格”、“表现在笔迹中的深层心理”、“你的笔迹‘出卖’了你”等,不一而足。不对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期刊文字认同笔迹学,难道科普者是在骗人不成?中西方在笔迹学的态度上冰火两重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先抛出答案:笔迹学不是科学,而很多所谓的“研究成果”基本上都是有问题的。而你之所以被这些研究文献迷惑,是因为以往有关笔迹学的科普很少附带教你如何断定笔迹学是伪科学。接下来的时间,我将举一些典型的例子,从证据质量分析的角度陈述这些文献不靠谱,以及笔迹学是伪科学的缘由。

首先,轶事证据不足凭,拿无从查证的证据说事不可信。有人撰文称以色列曾通过萨达姆的笔迹读出“他性格怪诞、心狠手辣”的结论,这便是轶事性证据,如同流言般无从查证。拿类似证据说事的,理智的判断是不可信。

其次,正例谬误须当心,论断符合期望不代表它是科学的论断。继上段进一步分析,有人说对萨达姆的笔迹鉴定结论是“他性格怪诞、心狠手辣”,不论有没有过笔迹鉴定这回事,几乎所有人都会认同萨达姆的性格确如所述。然而,笔迹鉴定者抛出的结论虽然符合人们的预期,却不能由此断定通过笔迹鉴定性格的方法是可靠的。笔迹鉴定性格的方法是否有效,必须看它是否能够通过严格的科学测试(比如双盲对照测试,已有大量证据显示它并不能通过)。遗憾的是,我们普通人在日常状态下,逃不过正例谬误的侵袭。当电视广告中“被治愈者”不断说着“疗效很好,效果很好”时,你是否考虑过还有多少患者没被治愈?为什么不让没被治愈的患者也说两句?

最后,专家意见要存疑,没有科学证据支撑的专家意见和街头大妈的养生心得没有本质区别。时下很多文章使用专家陈述来佐证笔迹学在高端专业群体中的可靠性。然而这些“专家”大多不具姓名,读者无从得知是否确有此人。如果你仅仅被“专家”二字吓倒,不敢斗胆质疑,甚至以为质疑就是不敬,那只能说明你的独立思考能力有欠缺。但对于个别具名的专家,比如“奥地利心理学家纳塔莎·班特沃”,我们是否应该相信他说的?遗憾是不能。以这位纳塔莎·班特沃为例,其观点经常是“网站上撰文指出”。学术自有学术的规则,学术观点应当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如此便能被同行看到和评议,越被同行认同越说明观点靠谱。那些善于运用媒体资源而不通过学术刊物,将学术观点直接发表在媒体上的人,基本上可以认定为躲避同行评议的伪科学贩卖者。

这篇文章中,我没有再费力列举笔迹学是伪科学的证据,其他科普人在这方面做得已经足够,我无需赘述。我在文中以笔迹学为例,罗列了人们通常容易被欺骗的几种常识性谬误。了解这些谬误,不有助于人们对笔迹学的判断,也能帮助人们擦亮眼睛,在其他生活领域也保持理性。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性格 ”的冷知识

猜你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
冷知识公众号
最近发表